看看京剧名家迟小秋和王珮瑜对前辈赞誉的看法还是迟老师谦虚

首先我觉得,大家都说您是“标准传人”。其实我讲一下来历,这个“标准传人”当年是在1984年,我来北京演出的时候,是《锁麟囊》的作者翁老,翁偶虹老先生看过了我的几场演出之后,他送了我一本书,然后送这本书他就在书中写道“唱作俱佳,许为程派标准传人”。就是这么翁老对我的一番鼓励。我觉得对我而言,这是老人家或者前辈,对我的一份鼓励也好,是认同也好,就是在继承程派的艺术道路上,刚刚起步的那个时候的我,是给我的一个努力的方向,但是对我而言,我觉得不敢说我是标准传人……

通过这段话我们看到了迟小秋老师谦逊的态度,并且也一直不以“标准传人”自居,这才是京剧演员的操守。

93年的时候,我替梅葆玥老师顶了一场戏,葆玥老师突然病了,他那个角色没人演。后来就说上海戏校有个小孩叫王珮瑜很不错,15岁,就给大师顶场,当时就只会一出戏,就是《文昭关》。梅老师第一次看见我,这个小孩长得好看,你看她额头饱满,你看她鼻子,扮上好看,她人中好看,好角的料。说我这孩子长的有点像孟小冬,然后他又把上海有一个小余派女老生这个事带到了北京。跟当时他们那些京城的梨园界名家都说我发现一个好苗子,上海戏校的小孩叫王珮瑜,学余派唱的非常好,比谁谁谁都好吧!就北京那些老师专家都知道我了,等到我后来再去,啊!这就是玖爷说的那个孩子,所以再过两年我再去北京演出,就是那个谭元寿先生给我把场!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